服务热线:无锡:0510-88888967、常州:0519-88859555
服务网点:苏州、无锡、南通、常州、泰州

资讯中心

发布日期:2017/1/11企业专利诉讼:争胜还是谋局?

企业专利诉讼:争胜还是谋局?

2016年刚刚过去,前不久国内外专利领域几宗高额赔偿的侵权诉讼案却引人关注。这些案件热度背后,也引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企业专利诉讼,是该争胜为上,还是谋局为上?

12月15日,美国医药巨头Gilead Sciences被特拉华州联邦地区法院陪审团裁定侵犯了同为医药巨头的默沙东旗下Idenix公司的两项专利,需向对方支付高达25.4亿美元的天价赔偿。

国内方面,12月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恒宝股份有限公司赔偿北京握奇数据系统有限公司经济损失4900万元,并承担诉讼合理支出100万元,合计达5000万元。此案判决一出,在知识产权圈子里刷了屏。

而在11月2日,《迈瑞医疗关于理邦仪器知识产权侵权案胜诉的通告》由迈瑞医疗对外公布,称迈瑞“于2011年4月起诉理邦侵犯专利和商业秘密一系列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已全部历经深圳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完结并生效……终审判决理邦因侵犯迈瑞一系列知识产权须赔偿迈瑞总计2777万元,刷新了国内医疗器械领域的知识产权诉讼赔偿金额之最。”迈瑞和理邦持续5年的系列专利纠纷案也因其总计近2800万的赔偿额再度引起热议。


争胜的意义何在?

高额的侵权赔偿数字对于案件之外的人来说,总是最容易吸引眼球的信息。但对于案件的当事方而言,面对这些数字却往往可能是另一番感受。因为在专利诉讼案中,对于很多作为生产型企业的原告来说,赔偿数字通常并非主要目的,限制乃至排挤竞争对手才是诉讼目标。

如果经过长期准备,承担了经年累月繁重的诉累,即使获得胜诉的赔偿,却并没有达到最初发起诉讼的目的,那么“胜诉”二字就可能失去意义,即所谓“赢了官司,输了大局”。这种情况,在中外专利诉讼领域都不乏先例。

❖ 国外:电影史上的专利“争胜”之败

世界电影史上的爱迪生和他的电影专利公司便是很典型的例子。1891年爱迪生申请了电影摄影机专利,其后开设了电影公司,并不断申请新的电影技术专利。为了保障自身利益,从1897年开始,爱迪生和他的电影公司不断发起电影专利侵权诉讼,并取得了一系列的胜诉。

其后在爱迪生的主导下,1908年12月底,由七家美国电影制片公司和两家法国电影制片公司联合组成的“动画专利公司”(MotionPicture Patents Company, MPPC)成立。这一以专利内部许可组成的专利联盟公司也被称为电影史上的“爱迪生托拉斯”(Edison Trust),它的主要目的是利用其所拥有的专利,垄断当时的电影市场。

MPPC要求当时美国的每家影院每周缴纳5美元的专利使用费,影片发行商则每年缴纳5000美元,未经许可的制片商不能拍片。由于爱迪生拥有着联盟中数量最多的关键专利,并有胜诉的专利案先例,很多电影公司、影院都被迫接受相关条款。MPPC的存在,使得美国早期商业电影史上一度只有该组织的工作室才能够拍摄电影,这一组织甚至控制了影片的上映地点和时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需求旺盛的美国电影市场,很多不愿支付许可费用的制片人选择到加利福尼亚州南部洛杉矶郊区的好莱坞设置电影棚拍片。这里距离MPPC总部所在的新泽西州距离遥远,更容易躲避联邦法警和爱迪生电影公司的搜查。很快,好莱坞出产的影片便占据了美国电影市场1/3左右的份额,并且不断上升。爱迪生的电影专利联盟并未能完全达到其垄断的目的。

另一方面,煊赫一时的爱迪生托拉斯也未能坚持到最后。1915年10月1日,美国诉MPPC反垄断案的判决结果出炉,认为MPPC的垄断行为“远远超越了使用专利权和垄断权所需保护的必要”[1]( "far beyond whatwas necessary to protect the use of patents or the monopoly which went withthem")。在上级法院驳回MPPC的上诉之后,1918年,MPPC倒闭。美国电影工业也迎来飞速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时期。

回头去看,爱迪生无疑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专利诉讼,并采用了非常积极的专利保护策略,但他和他的电影公司却并没有赢得市场,反而成为电影工业早期发展的阻碍,并最终被反垄断所击垮。

❖ 国内:迈瑞诉理邦案的“胜”与“局”

类似的例子在国内的专利诉讼领域里也并不鲜见。就拿迈瑞诉理邦专利侵权的一系列案子来说。熟悉案情的人们都知道,这两家公司有着极深的渊源,而迈瑞当年起诉理邦最首要的目的之一是制止理邦在深交所上市,限制竞争对手做大。

双方的专利官司过程十分复杂。随着时间推移,在被理邦无效了部分专利并撤回相关的6件起诉之后,尽管迈瑞也赢下了一系列的专利官司,拿到总计近280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但其发起诉讼的战略目标是否达到了呢?

在过去的数年中,理邦不仅完成了上市,并且在旷日持久的知识产权纠纷中高度关注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通过不断创新,加速了自己的产品研发、专利布局、市场布局。据此前媒体报道,理邦被诉侵权的两类产品,也已经被更新换代的产品所取代,退出了市场销售序列。

根据全球专利数据平台智慧芽统计的数据,截止目前理邦仪器共申请了近800项国内外专利;2011年被诉之后,理邦每年的专利申请量都达到近百件,并且“在美国圣地亚哥和硅谷,国内西安、东莞都设立了研发中心,近三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超过20%”。

也难怪胜诉的迈瑞方表现的并不开心。其知识产权方面的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赔偿金额与迈瑞生物近几年的维权成本大致相当,并不能弥补因被告侵权所造成的损失”,理邦“并没有付出与其获利相当的代价。”[2]这一局面的形成一方面是因为迈瑞在专利诉讼上投入巨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竞争对手在知识产权储备和应对策略上并非全无反击之力。不仅如此,理邦反而在双方的专利战中愈打愈强,业绩不断增长,积极拓展海外市场,加速自己在各国的专利布局,一步一步稳住了企业发展大局。

而与理邦相比,这些年中迈瑞也有着自己的知识产权麻烦。2013年,美国的Masimo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州起诉其专利侵权。其后迈瑞在中国发起针对Masimo的一系列诉讼进行反制。双方最终在2015年11月和解,和解条件是迈瑞支付Masimo公司2500万美元,并分配一定的专利给Masimo,同意在美国和加拿大销售的监护仪产品都使用Masimo脉搏血氧仪相关组件。

就Masimo与迈瑞一案的结果而言,Masimo也许没有在诉讼中赢下来,但却在谈判桌前拿下了一个稳定的销售商,以及一笔不菲的费用——谋到了一个好“局”。


争胜不如谋局

“赢了官司,输了大局”,也许是很多发起专利诉讼的实体企业都可能会面临的尴尬。即使是业内被称为专利“世纪大战”的苹果与三星专利诉讼案,数年来始终占据专利圈热点新闻榜首,但整体看来,双方虽然在官司上互有胜负,却并没有在市场上因此而打倒对手,反而日益面临来自包括中国厂商在内的竞争威胁。这一局面,应该是当年宣称要发起“专利核战争”的乔布斯也不能预料到的。专利战的核心并非诉讼,而是需要通过企业对研发的持续投入,专利是用来保护创新成果的,所以核心还是在于长久持续的技术创新。

“功夫在诗外”,“功夫”也在赔偿数字之外。


[1] U.S. v. Motion Picture Patents Co., 225 F. 800 (E.D. Pa. 1915).

[2]《法院近日对迈瑞生物与理邦仪器之间的3起知识产权纠纷作出终审判决——医疗器械领域的亿元诉讼落下帷幕》,中国知识产权报,搜狐网转载新闻链接:
http://mt.sohu.com/20161207/n475129719.shtml


题图:来自网络

作者:何来(原创投稿)

来源:智慧芽

版权所有 © copyright2002-2019 云顶娱乐_云顶娱乐平台_云顶娱乐手机版 | 专利申请 | 专利申请代理 | 申请专利代理公司
| 苏ICP备16032881号-2 | | 技术支持:锐企科技

友情链接:智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