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无锡:0510-88888967、常州:0519-88859555
服务网点:苏州、无锡、南通、常州、泰州

关于苏专

发布日期:2017/11/6我国或成下一个NPE诉讼“角斗场”

  较低的诉讼成本和风险、较高的潜在诉讼收益,是以单纯投机盈利为目标的非专利实施主体(NPE)发起专利诉讼的主因。随着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环境的不断改善,如今,专业的NPE机构开始重视中国市场,在中国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2017年3月,知识产权案例数据库Darts-ip发布的报告显示,2011年至2016年,NPE在中国发起的专利侵权诉讼案件量为6件,主要集中在通信等热门领域。尽管总体数量不多,但专家认为,考虑到近几年国内专利诉讼环境的大幅改善,以及NPE在国内逐渐活跃的态势,此现象仍值得警惕。鉴于我国或成下一个NPE诉讼的角斗场,创新主体尤其是企业需做好预防。

  投石问路

  作为NPE发源地的美国,受法院判决、政府决策等方面的影响,近年来美国市场的NPE活动陷入低潮。中国似乎成为了NPE跃跃欲试的新市场,类似的本土NPE也在初露锋芒。

  2016年,无线未来科技公司(Wireless Future Technologies Inc)以专利侵权为由,将索尼移动通信产品(中国)有限公司等诉至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告是加拿大Wi-LAN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而Wi-LAN公司正是一家全球知名的NPE或专利主张实体(PAE)机构。该案一出,引起行业极大关注。

  2017年,零度智控、大疆公司先后被一家公司以专利侵权为由诉至法院。业内人士经过检索并未发现该公司有任何实体产品,且该公司法人代表自称所设立的公司为“独立专利权主张实体”。

  “尽管目前NPE在我国发起的专利诉讼数量较少,但对相关行业发展和专利保护的影响较大。”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姚兵兵向本报记者介绍,就目前我国出现的NPE诉讼来看,被诉对象主要集中在高科技领域,计算机软件、信息通信领域尤为突出。这些领域通常覆盖大量专利专利的关联性强、专利权利要求保护范围较广且包含功能性技术特征,更容易成为NPE的猎物。

  利益导向

  一直在美国市场活跃的NPE,为何会将触角伸向中国市场呢?

  如今,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专利布局目标市场。更重要的是,中国还是全球的制造业基地。“专利持有人既可以在商品生产国也可以在商品销售使用国发起诉讼。因此,中国是很多NPE觊觎的市场。”七星天(北京)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裁龙翔向本报记者介绍。

  据介绍,相比美国,我国的专利诉讼不会“旷日持久”,进入民事诉讼一审程序一般6个月即可有初步结果,专利诉讼费用也相对较低。近年来,中国专利诉讼赔偿额的不断提高,也成为吸引NPE的因素之一。

  “除了赔偿之外,中国法院向专利诉讼的胜诉方发布禁令救济的比例较高。在专利诉讼中,禁令是重要筹码。在中国,禁令的作用大于赔偿,而且能够推动NPE和被诉企业的和解。”北京东方亿思知识产权代理有限责任公司专利诉讼总监埃里克·罗宾逊(Erick Robinson)表示,对于NPE来说,法院禁令和庞大的销售、制造地正是中国市场的“魅力”所在。

  关于禁令,姚兵兵解释,如果法院的禁令在中国下达,将不仅适用于在本国销售的使用所涉专利的产品,也适用于中国制造的此类产品的出口。这一点对于想以诉讼限制中国企业产品出口的NPE尤其重要。

  庞大的销售和制造市场、法院禁令、不断提高的赔偿额、较短的诉讼周期等因素,正在使中国市场逐渐成为NPE的“理想国”。

  但专家同时指出,NPE是否会对中国市场持续关注并投入更大的资源,也取决于中国专利保护环境的后续变化情况。“中国专利诉讼的赔偿金额是否能给NPE带来足够的物质刺激,已有专利的质量是否能支撑起NPE发起诉讼或其他运营行为的需要,国内是否有具备足够专利运营经验和专业能力的团队提供支撑等,将影响到我国能否成为下一个NPE诉讼的主战场。”龙翔坦言。

  利弊并存

  事实上,对于NPE,需要根据其目的与经营模式加以区分,并不能笼统地将NPE与“专利流氓”划等号。

  对于个别进行恶意滥诉的“专利流氓”,其确实会对已有的市场经营秩序带来不利影响。“投机型NPE作为‘二道贩子’,将对创新环境、市场竞争秩序和社会公共利益造成损害,其弊端主要在于投机性和寻租性。该类NPE投机性地购买专利,目的并不在于从事技术创新、促进技术转化,而是利用专利权进行市场寻租。”姚兵兵表示。

  不过,在龙翔看来,NPE进入中国也并非一无是处。从有利的一面看,NPE发起的包括诉讼在内的各类运营行为,将在客观上激活我国专利交易市场,有利于带动和鼓励专利转化和技术进步,并从侧面推动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环境的进一步完善。“各类NPE机构的活跃,将对我国营造尊重知识产权、尊重创新、鼓励创新的氛围大有裨益。”龙翔表示。

  “在成熟的知识产权环境下,专利诉讼只是NPE的运营方式之一。专利许可、专利交易等其他运营方式,在价值评估过程中也需要以专利诉讼价值作为参照基础。对于NPE,我们也不能以偏概全,高校和科研机构主动对外实施专利权也是一种NPE行为,而我国也有一些准NPE的知识产权运营企业,在知识产权市场上扮演着‘价值发现者、供需匹配者以及价值实现和维护者’的角色。各类NPE机构的活跃,乃至实体企业诉讼的大量增加,将为我国专利运营提供较好的价值参考基准,进一步活跃我国专利运营市场氛围。”龙翔表示。(本报记者 陈 婕)

                                                                      来源: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网

版权所有 © copyright2002-2019 云顶娱乐_云顶娱乐平台_云顶娱乐手机版 | 专利申请 | 专利申请代理 | 申请专利代理公司
| 苏ICP备16032881号-2 | | 技术支持:锐企科技

友情链接:智法网